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深圳市启科网络有限公司!

已阅读

木头网络科技:在“疫情孤岛”上勾勒“未来社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0-03-25

“刚开始创业那会儿,我的起步资金只有两万。”在浙江木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里,创始人陈恩华聊起曾经的创业经历,至今心潮难平。“连上我一共六个人,办公室就在租来门面的地下室里,到后来没钱了,我想着就算了吧。这些小兄弟不要工资,要和我继续干,于是我们就做到了现在。”陈恩华说。

令人熟悉的互联网创业故事又一次在耳畔响起,不过这一次的地点不是在硅谷,不是在中关村,也不是在深圳,而是在路桥。

如今,陈恩华的公司已经有了四五十个员工,服务的客户既有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科技届的大佬,也有吉利、杰克等大型制造业龙头企业。但令这些“技术宅男”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多年来积累下来的软件开发经验,能在这次战疫中派上大用场。

在天时大厦12A楼的办公空间里,挤满了办公桌和电脑,程序员们个个埋头敲着键盘,只有他们抬头看屏幕的时候才能看到他们的脸。

“我们正在完善一款名叫‘家社通’的智慧社区管理软件。”陈恩华说,这款软件是台州市工业互联网产业有限公司委托他们设计开发的,其目的在于用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和物联网技术帮助居住小区更好地进行疫情监控,让各项措施更为精准高效,同时又便民利民。

“实际上我们去年就已经开始开发相关的社区管理软件了。”一旁的程序员罗高钦是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兴奋地接着话头。

“现在要进每一个小区,都要量体温、查验健康码,如果不是本小区的住户,还要进行身份核验,速度慢还容易遗漏。”罗高钦用形象的语言描述着原本颇为抽象的概念,“现在,摄像头能够自动通过人脸识别核验每一个人是否为本小区的居民,还能通过自动体温监测仪直接测量每一个人的体温,这样就能够全面实时地掌握小区人员的流动情况。”

真正让陈恩华措手不及的是,整个项目的实施时间只有14天。要知道,接项目那会儿,公司的员工都还分散在各地,没有办法集中办公。

但是,疫情就是命令,工作就得战斗,对于这种特殊时期防控防疫的工作来说,没有理由也没有余地退缩。

陈恩华立即组建了以罗高钦为核心的8人小团队,通过远程协作等方式,一边沟通一边追赶进度,连续工作了14个通宵,按时交了货。

如今,这套系统已经在山水华庭小区试运行一段时间。“他们的心都比我大。”陈恩华笑着说,“我还在焦虑是否能按时交货,他们却把车辆道闸、智慧电力、水电煤气以及治安、消防管理等系统全部纳入进去。”

“这就像是造房子,先打下20层楼的地基,即便现在只造了6层楼,但以后若是要加高,也不用推倒重来。”陈恩华说,他们觉得,既然花钱做了,就不会只是为了防疫这一短期需要,而是要考虑到系统今后的可拓展性。

而这向来就是木头科技的做事风格——在技术上有点不计成本地投入,往往只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在所有经手的项目中,最让陈恩华津津乐道的一个软件便是“缝商平台”,在缝制设备这个垂直领域,木头科技的这个软件已经收纳了近40%的上下游制造商,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数据中心。事实上,这个可称为“全球第一”的项目,从一开始就没有“甲方爸爸”,创业初期接不到客户,怎么办,就做大的互联网公司不屑于做的项目,纯粹为了在项目里展示技术。这就是“缝商”的由来。

没想到,在这次疫情中,“缝商”好好炫了一把“好用”。陈恩华通过这个平台,帮助路桥相关企业和部门解决了近40万只口罩,还帮着联系了口罩缝制设备、熔喷布以及相关关键零件的供应问题,几千万乃至上亿只口罩,在更短的时间里被创造出来。而这一切,陈恩华他们都是凭借着对技术的一腔热血,免费提供信息技术服务。

“也不能说我们没有获利,比如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就发现‘缝商’涨了一万多名粉,这些可都是行业内的人。”陈恩华说。而机会也悄然降临到这家草创的技术公司,就在去年,北京全球最大的缝纫机展会主办方——中国缝制协会Cisma主动找到他们,共同计划在这一领域开展更为深度的合作,以创造新的行业发展机会。

“我们觉得,今后的社区管理也必然会朝着智慧社区方向发展,我们很荣幸能够成为这一进程的参与者。”陈恩华说,在他的计划中,眼前的一个个“疫情孤岛”,似乎已经变成了正在建设中的“未来社区”,他们也在危机中迎接新机遇的降临。

而对于这个掌握着“科技力量”,除了陈恩华,年龄不超过27岁的“90后”团队来说,未来本就一切皆有可能。

(原标题:《木头网络科技:在“疫情孤岛”上勾勒“未来社区”》;原作者:庄向娟。编辑: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