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深圳市启科网络有限公司!

已阅读

刚刚IPO5过4,老赖企业过会、利息合计支出超15亿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0-01-11

1月9日,依据证监会发审委的安排5家企业上会,分别是: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襄阳长源东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晶科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最终5家企业上会4家顺利通过,嘉曼服饰不幸被否,成为新年首家被否企业。嘉曼服饰是自2019年10月12日至今上会的67家企业中,首家被否的IPO企业。已连续过会记录被打破,上一次被否还是国庆之后上会的墨迹天气!

今日上会的5家企业中最受关注的当属酷特智能,CCTV新闻联播曾以《工业新亮点,传统制造业走向数据智能化》为标题,多次报道这家企业;供给侧改革的时候李克强去考察过;海尔集团张瑞敏也把它当做柔性生产的标杆企业考察和推举过;湖畔大学也将其当案例讲过课。

值得注意的是,1月10日(本周五),还有三家企业上会审核,分别为浙江浙矿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京北方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主营业务是采用自行研发的间歇式加工生产工艺、连续式生产工艺以及分子蒸馏和沉降等技术,对催化裂化后的燃料油即催化油浆进行深加工,研发、生产和销售作为化工原料的沥青助剂、橡胶助剂、润滑油助剂等重芳烃产品和更为纯净的轻质燃料油。

2014年10月,博汇股份挂牌新三板。2017年6月博汇股份曾申报IPO,但在2018年2月撤回材料。

2018年6月,博汇股份再次重启IPO,向证监会宁波监管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保荐机构为光大证券。

2016年至2019年1-6月,博汇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3亿元、3.62亿元、5.82亿元和3.74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911.48万元、8,323.54万元、8,591.81万元和3,688.75万元。

2017年博汇股份毛利率下降6.49个百分点,降幅13.80%。2018年,博汇股份毛利率大降12.6个百分点,降幅31.09%。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进一步大降,下滑至19.39%,相比2016年,降幅达58.76%。

博汇股份存在因未履行合同相关义务条款被列入失信被强制执行人名单。据(2016)鲁0305民初1705号执行公告,2016年10月14日,齐都法院、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向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作出执行公告。判别,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作出的(2016)鲁0305民初1705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被执行人未履行该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于2016年10月14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依法受理。该案申请执行标的为72743元。

本案在执行过程中,经多次传唤被执行人徐新光、闫国强、淄博市临淄育新实业有限公司,促其自觉履行。博汇股份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公司历史股东戴镇尧、关国柱所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实际系受洪世弈委托代为持有,公司历史股东立而达实际权益人为洪世弈。洪世弈曾是宁波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2018年6月因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落马”。

2018年3月7日,签署协议约定立而达将持有的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即1,224万股以总价4,896万元转让给文魁集团。2018年4月26日,此次股权转让以特定事项协议转让方式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历史股东的上述股权代持行为已解除。

公司 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度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的合计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88.01%、92.07%和90.19%,其中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采购的合计金额占比分别为 82.17%、84.29%和 80.22%,存在供应商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发行人主要从事以大规模定制为核心的服装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在传统生产型企业遭遇危机的大环境下,十余年前就开始着手转型的酷特智能,现在已成为众多大企业争相探访学习的对象。

2016年至2018年,酷特智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0亿元、5.84亿元和5.91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18.28万元、6,100.26万元和5,931.02万元。

从营业收入构成上来看,贡献最大的业务是贴牌代工,2016年至2018年ODM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63.01%、73.77%、74.15%,而自有品牌(OBM)的营收占比仅为11.08%、9.06%、9.90%。众所周知,服装行业中,贴牌代工是服装产业链条上利润较低的一环,上游的研发设计及下游的品牌,都要比贴牌代工的利润高出不少。招股书显示,酷特智能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分别为37.90%、38.79%、36.28%,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同期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9.40%、53.52%、54.12%,酷特智能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内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董事长张代理先生曾担任青岛红领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青岛红领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裁判文书网显示,红领服饰为了承揽山东省新华书店系统工装制作业务,在2003年至2007年向当时任山东省新华书店总经理兼董事长的刘强送了30.03万元以获取帮助。2018年6月,刘强因受贿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刑,该事项也显示于判决文书中。换言之,在张代理间接控制期间,红领服饰涉入刘强受贿案件中。

公司是一家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企业,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公司产品涉及 0-16 岁(主要为 2-14 岁)的男女儿童服装及内衣袜子等相关附属产品,公司业务深圳网络公司涵盖童装设计、采购到销售的各个主要环节。公司旗下的自有品牌“水孩儿”创立于1995年,是国内较早一批专业化童装品牌。

截至 2018 年 6 月末,公司已在全国开设有 758 家门店,其中直营店 324 家,加盟店 434 家;募集资金2.88亿元。

截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2016 年 12 月 31 日、2017 年 12 月 31 日和 2018 年 6 月 30 日,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1.91 亿元、2.16 亿元、2.47亿元和 2.16 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52.30%、52.79%、47.48%和44.50%,占比较 高。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 1-6 月,公司通过唯品会、天猫和京东合计实现销售收入占线上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4.48%、96.94%、97.42% 和 96.24%,线上销售渠道较为集中。

关于对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我会发现你公司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015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5亿元、4.02亿元、5.48亿元和3.29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深圳网站建设2,899.34万元、3,203.51万元、4,655.86万元和3,644.22万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自有品牌分别实现营收1.95亿元、1.55亿元、1.59亿元、8720.24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0.55%、38.67%、28.99%、28.99%,呈现逐渐下滑的趋势。与此同时,公司自有品牌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产品的毛利占比呈逐年下降趋势,授权经营品牌产品的毛利占比逐年上升。

2015-2018年1- 6月,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91 亿元、2.16亿元、2.47亿元和2.16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30%、52.79%、47.48%和 44.50%,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

公司主营业务为柴油发动机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柴油发动机缸体、缸盖、连杆、飞轮壳、主轴承盖、排气管及齿轮室等。2015年至2018年1-6月,长源东谷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1亿元、8.71亿元、11.60亿元和5.63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619.77万元、10,125.89万元、19,466.50万元和8,955.21万元。

长源东谷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李佐元,其持有公司9145.18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52.67%。李佐元的配偶徐能琛、女儿李从容、儿子李险峰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分别为14.96%、7.48%、7.48%,李从容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李险峰担任公司董事。合计持股比例达到82.59%。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长源东谷由前五大客户带来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4757.51万元、86120.05万元、114321.76万元、55249.78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8.25%、98.87%、98.53%、98.2%。

报告期内,长源东谷资产负债率增长了近十个百分点,由56.2%增至66.6%,而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44.31%、40.13%、32.55%、34.03%,公司资产负债率远高于行业均值。

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分为光伏电站运营和光伏电站 EPC两大板块,涉及太阳能光伏电站的开发、投资、建设、运营和管理等环节,以及光伏电站EPC 工程总承包、电站运营综合服务解决方案等。

2016年至2019年1-6月,晶科电力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58亿元、40.53亿元、70.66亿元和21.82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814.78万元、66,357.32万元、93,251.56万元和24,244.21万元。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及 2018 年 1-6 月,公司的利息支出分别约为 1.57 亿元、3.67 亿元、5.95亿元和 4.13 亿元,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465.31%、234.18%、85.53%和 140.32%。根据借款合同和融资租赁合同约定,借款利率随着基准利率进行调整,若未来基准利率大幅上升,将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2015 年末、2016 年末和 2017 年末,公司应收账款期末金额分别为 100,195.17 万元、143,291.60 万元和 337,646.99 万元,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61,452.28 万元、185,806.29 万元和 405,310.88 万元,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163.05%、77.12%和 83.31%。公司应收账款主要为电价补贴款及 EPC 业务回款。

2016年至2019年1-6月,公司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3.54%、79.04%、75.68%和73.54%,报告期内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较高,均在70%以上。晶科电力表示,负债规模逐年增加,主要是由于随着公司资产和业务规模增长,公司经营性负债及银行借款等增加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