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深圳市启科网络有限公司!

已阅读

这才是70年最大成就:影响你我命运 决定国家未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0-01-15

◆不同于看得见的经济、科技成就,教育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教育的意义。

有人说是扶贫,仅2013-2018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累计减少8000多万人;有人首推交通,截至2018年,中国高铁以38155.5公里跃居世界首位;有人认为是科技,原子弹爆炸、嫦娥登月、蛟龙深潜……

在西北,除了少数地主、官吏、商人以外几乎没有人识字。文盲几乎达百分之九十五左右。在文化上,这是地球上最黑暗的一个角落。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5.5亿人口,80%是文盲,农村的文盲率更是高达95%以上,有的地方甚至十里八村都找不出一个识字的人。

70年间,中国文盲率降至2010年的4.1%。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人口识字率增长至2015年的96.4%。

教育情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1949年,学前教育毛入园率只有0.4%,适龄儿童小学入学率不到20%,初中入学率仅为3.1%,高中阶段入学率只有1.1%,接受高等教育的在校人数只有11.7万人。

2018年的数据显示,基础教育的入学率均超过了80%,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也提高到了48%,各级普及程度均达到或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201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2013-2014》显示,全世界72%的文盲人口集中在10个国家,总量达5.57亿,印度第一,中国第二。

报告特别指出,过去20年,中国成年人文盲数量下降了70%,整整减少了1.3亿。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佐证了这一趋势,2010年中国文盲人口(15岁及以上不识字的人)为54656573人,比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减少了30413094人。

要知道,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印度、埃及降幅极小,孟加拉国、尼日利亚不减反增。可见,中国取得70%的降幅,殊为不易。

另一个可供比较的维度是识字率。由下图可知,中国大陆的识字率处于90-94%之间,已经接近中高收入国家(地区)水平。

目前来看,中国现在的文盲大多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前后,受限于当时的条件而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

文盲之弊,不言而喻。正因如此,早在1945年,中共七大就指出:从80%的人口中扫除文盲,是新中国的一项重要工作。

1952年,国务院成立扫除文盲工作委员会,开展大规模扫盲运动。次年,扫盲会制定了扫盲标准:

干部和工人,一般可订为认识2000个常用字,能阅读通俗书报,能写二、三百字的应用短文;

从上面的文件可知,扫盲因地而异、因人而异,没有统一的标准,大多要求能够认识一定数量的常用字。

少则1000字,多则2000字。在我们看来,这个要求不高。但在当时,扫盲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特别是对成年人来说,零基础、年纪大,记忆力差,又要忙于生产,要想学会认识上千个字,难度不小。

解放军西南军区的文化干事祁建华利用注音识字发明了速成识字法。简单的说,就是利用注音符号(类似但又不同于拼音)拼读汉字的读音。

这套“化整为零”再“化零为整”的方法,大大降低了学习的门槛,也调动了学习者的兴趣。

西南军区第二野战军应用了这套方法,率先在全军消灭了文盲。《人民日报》获知后发表社论,号召各地“普遍推行速成识字法”。速成识字法把扫盲运动推向了一个高潮。

随着扫盲工作的深入,全国各地编写了一大批扫盲教材。这些教材,五花八门,目标群体不同,教材的内容也不尽相同。

有的面向工人,如工人出版社出版的《职工业余学校识字课本》,第一课是“工人”和“做工”两个词,极具工人特色。这套课本第三册还出现了“水蒸气”“雾的成因”“空气和风”等介绍自然常识的内容。

有的面向女性,如北京市民主妇女联合会编写的教材《市民识字课本》,便是为城市家庭妇女量身设计。课文图文并茂,涵盖买菜、算账、坐车、教孩子写作业等内容。

这些教材,并不死板,集教学、生活、生产于一体,兼顾理论与实践,既教授识字,又指导了生活生产,极富实用性。

有了方法、教材,从田间到工厂,从煤矿到发电厂,轰轰烈烈的学习运动在全国开展起来了。

1950年代末,经过三次大规模的扫盲运动,全国已有近3000万人脱盲。1964年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15岁以上人口的文盲率,已经由解放初期的80%下降到了52%。

深圳网络公司

1951年政务院公布实施《关于改革学制的决定》,标志着新学制的建立,基础教育得到全面恢复。随后密集制定了重要政策法律以及发展战略,形成了覆盖学前、小学、初中、高中的基础教育体系。

自1990年5月,第一所希望小学——安徽金寨希望小学落成以来,截至2018年,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50.23亿元,资助困难学生594.9万名,援建希望小学20110所,希望厨房6236个,援建希望工程图书室31109套,培训教师114306名。

此外,希望工程还资助建设希望工程体育教室、美术教室、音乐教室,开展远程支教、科学文体、夏令营等各种活动,积极进行教育扶贫,促进贫困地区基础教育全面发展。

20年来,受惠于这项政策者,超过千万。国家开发银行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该行助学贷款累计发放额超过1600亿元,支持学生突破2600万人次,计1188万人。

即便是在经济条件较好的今天,仅2018年,就有446.94万人办理了国家助学贷款。惠及面之广,可见一斑。

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首次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GDP比例要达到4%的目标。这一目标在2012年得到实现并保持至今。

2017年,中国九年深圳网站建设义务教育的“两免一补”政策,首次实现城乡标准全面统一,实现了免费义务教育的历史突破。

70年来,从确立教育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到颁布实施义务教育法,再到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加上教育经费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适龄儿童走进课堂,从源头切断了文盲的出现,可谓“釜底抽薪”。

不同于看得见的经济、科技成就,教育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教育的意义。

于国家而言,教育把中国这个文盲占人口80%以上的大国转变为一个人力资源大国,培养了2.7亿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成为支撑国家发展最根本的源动力。

在义务教育普及的今天,扫除文盲不再是问题。国人关心的焦点,已经从“有学上”上升到“上好学”,我们期待更合理的教育资源配置,更公平、更均等的教育机会,更优质、更全面的教育服务。